纪末年呇

头像即理想

我开始做梦,是那种很疲惫的时候会让你更加疲惫的东西。所有人对我大吼大吵。我什么都听不到却也拔不出来陷进去的注意。黑色的声音在我心里叫嚣着砰砰作响,我嚎啕大哭,哭到眼泪流干嗓子沙哑,都没有让那个声音放出来。我自己都明白这些是假的,可是我不会把它放出来啊。

深处的门关闭许久,我早已丢了钥匙。

阳光明媚,门上覆盖了葱葱绿茵和可爱的白色小花。

只是在梦里的时候,它总是抬着腐烂黏腻的手诉说着它的理想。

我不让它出来,它也不会反抗。它告诉我它十三岁的时候爱过月亮,后来就把它放弃了。现在它喜欢太阳,只是喜欢。喜欢不会太亲密,不会被抢走。

仅仅是喜欢嘛。

如果有一天,太阳也没有了。

它打算去对雨...

© 纪末年呇 | Powered by LOFTER